主页

文摘 • 从 “仆人敬听”到“请差遣我”

“仆人敬听”到“请差遣我”

林佑璋

旧约中夹杂在经文里有两句非常令人震撼的口头会话,它平白、精简、朴实、真诚,读了令人感动不已,而且也深思不已。

 

第一句是出现在撒母耳记上中的第三章,耶和华赐给哈拿一块心头肉,即她苦求上帝,最终如愿以偿得着的童子撒母耳,在断奶之后被哈拿献上耶和华的殿中,在祭司以利的教导下敬拜耶和华。

 

童子撒母耳在一个夜里听到有呼唤他的声音,他恭恭敬敬地跑到以利的榻边说:“你呼唤我,我在这里”。然而以利却告诉撒母耳,他并没有呼唤他,嘱咐他安心去睡。如此往返三次。直到第四次,“撒母耳啊!撒母耳啊!”呼声仍然不绝。撒母耳顿然明白了,这是上帝对他的呼唤,因此在经文中出现了一句令人非常感动的回应,撒母耳如此应道:“请说,仆人敬听!”

 

“请说,仆人敬听!”一个童子的纯真、乖巧、顺服油然而生,完全凝结在这一句回话中。

 

这时候的撒母耳,以一个纯真的童心回应了上帝的呼唤,我们从而也看到上帝与孩子之间非常特别的关系。

 

耶稣说:“让小孩到我这里来,不要禁止他们;因为在天国的,正是这样的人。”(太19:14)

 

这可不是耶稣一句普通的赞语。孩子纯净的心灵,已经成为每个仰望天国的人,所必须具备的重要元素之一了。在马太福音18:3耶稣严肃地向人们宣告:“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回转,变成小孩子的样式,断不得进天国。”

 

孩子为什么能成为进天国的最有资格者呢?很简单,孩子的心灵还不曾被玷污,罪还不曾吞噬掉孩子的心灵。

 

耶和华呼唤撒母耳,就是要大大的使用这一个乖巧的童子。后来的历史也证明,撒母耳果然成为以色列民族的最后一位士师,而且一手带出了以色列的第一个君王即扫罗。开创了这个民族历史的新篇章。

 

“请说,仆人敬听!”成为一个著名的祷词。

 

第二句是出现在以赛亚书6:8中,先知以赛亚在众民悖逆耶和华的大环境中,内心痛苦莫名。“天哪!要听。地阿!侧耳而听。因为耶和华说:‘我养育儿女,将他们养大,他们竟悖逆我。’”(赛1:2)顿然听到上帝殷切的呼唤:“我能差遣谁啊?”也即是说,救赎的福音迫切地需要有承担者。在这浑浑噩噩的时代,交托无人。这时候,先知以赛亚发出了深邃的回应:“请差遣我!”。据说以赛亚在世上年岁较长,他在回应上帝差遣呼召的时候,已经是一个身为先知的领袖人物,绝不像撒母耳那样是“童子之身”。

 

从撒母耳到以赛亚,从“仆人敬听”到“请差遣我”,在不同的时空,这两个上帝的使者作出了同样忠诚的回应。一个是回应上帝的呼召,一个是回应上帝的差遣。从回应呼召到回应差遣,是从一个起点到另一个新起点的完美过程。

每一个基督徒实际上也都经历这么一个阶段的发展,我们不会无缘无故的信主,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委身。如果我们无缘无故的信主,也一定会无缘无故的离开主;如果我们无缘无故的委身,其后“日子”与“力量”也必然出现反差的。

 

当然,这里面存在一个程度的问题,或说“量度”的问题,我们信主,不一定人人都像撒母耳一样听到主的呼声,但你可以从一个见证看到主、从一个感动中看到主、从一段福音的宣讲中见到主,进而信主。我们传福音和事奉,不一定人人都像以赛亚一样通过与主的对话起而行之,但圣灵借着各种感动使你化成行动。也因为如此,我们有牧师、有传道、有热心的平信徒参与传福音的工作,他们或参加各种短宣差遣,或借着口唱诗歌,或借着手在街头巷尾派单张,或借着在崇拜时间为主收奉献,或为每个主日的敬拜布置教堂,甚至是抹教堂的桌椅,扫地,看守门户,这一切都是像撒母耳一样的对主的回应。

 

我们学撒母耳或以赛亚,不是要“做大自己”,把“为主”变成“为我”,这是可悲的。在事奉的工作上,要去掉一切大小的“为名为我”的杂七杂八的思想,“向着标杆奔跑”,这个“标杆”就是主,主知道世人的“大”、“小”观常在心中作怪,因此祂赞扬那些愿做“众人末后的人”,因为“居首的必将居后”。

 

在主工面前,不分大小。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