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文摘 • 为何独处祷告?

为何独处祷告?

默想马可福音1:21-39

何威达牧师(博士)

♦ 首三幕:超级巨星驾到

 

马可福音1:21-39叙述发生在两天内的四幕剧,场景是加利利省的迦百農。

 

序幕是安息日,地点是会堂(1:21-28)。首先是主耶稣的教导与众不同、充满权威,“……正像有权柄的人,不像文士。”(1:22)正当众人被如此教导完全震慑之际,突然冒出一被鬼附者,现场气氛立时紧绷。“不准作声,从这人身上出来吧!”(1:25)简短两句话,鬼魔竟安静远去,可怜人重获自由,众人目定口呆,眼前人竟是权威教师、赶鬼专家。

 

第二幕紧接掀起,镜头迅即移向彼得和安德烈的家,彼得的岳母正高烧卧床(1:29-31)。权威教师、赶鬼专家突然摇身变成妙手神医,治病过程更在眨眼间完成,不问症,不把脉,只伸手轻拉病人,高烧骤降,彼得的岳母已如常款待客人。

 

消息立刻传遍街头巷尾,迦百农今天有超级巨星大驾光临……奇怪,全城应该轰动才对,但大家为何按兵不动,只静待夕阳西沉?原来对犹太人来说,安息日过去才能做工。

 

傍晚日落,太阳隐没山后,人山人海的第三幕正式登场(1:32-34)。看哪,全城果然轰动,被鬼附者和各类病患全部出动,拼命挤到彼得和安德烈的小小家门前;看哪,鬼魔都帖服得哑口无言,病患全被治愈,重获新生,人人满足回家睡觉去了。

 

♦ 第四幕:主耶稣破晓前独往旷野祷告

 

无人期待的第四幕在“次日早晨,天未亮的时候”临到,整夜劳碌、疲惫不堪的门徒仍呼呼大睡,主耶稣却悄然“到旷野地方去,在那里祷告”(1:35)。

 

破晓前独往旷野祷告的主耶稣难道不疲倦?何苦如此?

 

或有人说:“主耶稣可能从小就养成破晓前独往旷野祷告的习惯,何必大惊小怪?”

 

然而整本马可福音只记述主耶稣的三次祷告活动,除1:35-39外,其余两次是喂饱五千人后的登山祷告(6:45-46)和受难前的客西马尼祷告(14:32-42),全都跟主的祷告习惯无关!看来马可福音关注的是主耶稣在迎向信仰人生的重要十字路口时之特别祷告行动!若然如此,就表示此刻疲累的主耶稣清楚意识到自己正迎向信仰人生的重要十字路口,急需祷告……

 

当天的祷告內容是什么?很可惜,不知道!当门徒找到主耶稣时,祷告已结束(1:36-37),经文对祷告内容完全沉默。

 

既然无法得知祷告内容,我们只能问:经文是否提供线索,有助解释主耶稣为何在破晓前独往旷野祷告?

 

♦ “众人都在找你!”

 

“众人都在找你!”(1:36-37),这是彼得等人在找到主耶稣后的第一句话!

 

“众人都在找你!”彼得等人此刻竟非以“门徒身份”寻找主耶稣,预备跟随主何往必去,反倒以“众人代表”身份要求主顺应民意,回去迦百农事奉:“主耶稣,你去了哪?难道你不知道众人都在等你回去吗?”

 

表面上,第四幕舞台上只有主耶稣和众门徒,实际上却另有一股无形势力笼罩现场:众人——众人的爱戴、众人的需要、众人的期望、众人的观点……

 

难道众人不是真心爱戴主耶稣?非也,众人确是真心爱戴主耶稣,我们不用质疑。难道众人的需要是假的?非也,他们真的在身心灵有各样大小伤痛需要,一双双布满泪珠的眼睛,一个个伤痕累累的身影,他们实在急需疗伤、牧养。

 

再者,迦百农城是加利利省数一数二的大城市,难得这城无条件大开事奉之门,难道不应为天国把握良机吗?

 

问题是,众人正蜂拥而至,主动快速填满了主耶稣的日程表、行事历。假如主耶稣为了身体的需要睡够了才精神饱满地起床,门外必已大排长龙。

 

现在我们似乎有点明白……在破晓前一刻,主耶稣执意从睡梦中醒来,看到身旁门徒仍呼呼大睡,确定窗外无人。对,我要趁着全城仍在睡梦中赶紧到无人知道的野外去!对,现在就去……

 

♦ 离开众人,寻觅天父

 

原来主耶稣要突破众人的包围网,赶紧到一处能专心祷告之地去……

 

是的,众人绝非敌人,主耶稣也深爱众人,但主耶稣坚持自己的人生绝非由众人决定,他遂决定在众人出现前尽全力争取独处空间,在声浪压境前确保能听见另一把声音:天父微声。只有如此,才能护卫自身真正的身份,知悉缓急进退!

 

我们在人世间固然有各式各样的重要身份和伴随责任:某人的配偶、儿女、父母、朋友,某机构的员工,社会、族群和国家的成员,但我们根本的身份乃是天父的儿女,祂的想法才是至关重要。当然,“众人”可以非常个人:我的梦想、习惯、内心各种情绪、倾向与欲望;“众人”也可以是文化习性、大众潮流,各种不易抗拒的洪流巨浪,常令我们不自觉地被牵着鼻子走,随波逐流、人云亦云,结果无力向天父负责。

 

如此看来,独处祷告乃是有意识地离开“众人”包围,专心聆听天父微声,寻觅祂心意;只有听见并全心怀抱天父的微声,才能真正突破“众人”包围。

 

请看,彼得等人没有在众人包围前独处祷告,结果迷失了门徒身份。众人怎样要求,他们就怎样反应,沦为众人代表而不自知,不再寻问主耶稣的意思,反求主按众人意思行。

 

当他们找到主耶稣时,却听到主说:“让我们往别处去,到邻近的乡村。我也好在哪里传道。”独处祷告后的主耶稣进一步解释拒绝众人的理由:“因为我是为这事出来的。”(1:38)

 

♦ “因为我是为这事出来的。”

 

“因为我是为这事出来的。”主表明他已知道天父心意是要他怀抱整个加利利省,包括迦百农,也包括那些将会令他尝到闭门羹的城市和那些远比迦百农来得小的乡镇。主耶稣一旦清楚并怀抱天父心意,就拒绝被众人牵着鼻子走,并努力忍受众人的伤心失望。是的,主耶稣还是会常常路经迦百农的,但他知道自己不属于迦百农,乃是属于天父上帝。

 

我想这段经文不是叫我们六亲不认,对人生各种基本责任置诸不理,而是提醒我们莫忘终极身份,就是天父的儿女、上帝的仆人。虽然上帝微声与众人声浪常出现张力,但不要害怕众人伤心失望、无法谅解。众人的负面反应固然难受,但令天父失望却是万万不能。

 

关键问题:我是否时刻都知道“我是为这事出来的”?

 

为何独处祷告?不是求天父认可我们的各项计划,只求成为天父喜悦的儿女、上帝的忠仆。我要专心聆听天父微声,在众人声浪中知道我是为何事而来,因为天父微声而非众人声浪,才是我安身立命之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