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文摘 • 保罗挂十字架么?

保罗挂十字架么?

林佑璋

基督徒爱主,因此在行为上常有一些表示爱主的习惯。譬如姐妹们很喜欢在颈上胸前拖一条项链上扣一个十字架。譬如许多人喜欢在车子的倒后镜边挂上一个十字架。每每看到这些,我心里不由得会涌上一些亲切感。弟兄姐妹嘛,能不亲切吗?

 

这种内心的亲切也会化成行为,哪怕是初次相识的,因为对方胸前的一个十字架,与他言谈会自觉得增加多几分的亲善和友好。在路上驾车看到前头或后头的汽车车厢内吊个十字架,我会特别的“礼让”,不会与他争路抢道。

 

不管从哪一个角度看,这些都是好现象。十字架挂胸前,十字架吊车里,都是一个表征。表征什么?表征我们是信主的,表征我们是讲爱的,是关怀邻舍的群体。

 

曾经看到胸挂十字架的姐妹与人吵架,我心里便很羞愧;曾经看到车内悬挂十字架的驾车者在马路上形同路霸,我心里也很羞愧。我想这就不好了,因为你在众人面前用一个信仰耶稣基督的标志来宣告你的身份,而你的行为却不相称,就不应该了。

 

把一个身份“露”出来是不容易的,因为身份“外露”后就需要有一个配合的“内在元素”,内外关系不应该形成方枘圆凿。平时,在一个温馨和平的环境里表彰出信仰的正能量不难,难的是在特定的环境里你对你的信仰原则的恪守了。

 

主的儿女是值得荣耀的,但与此同时,也给我们加添了“压力”。是的,信仰一定是有压力的,没有压力的信仰是乱七八糟的信仰,不信也罢。信仰为什么会有压力?因为信仰一定在你我之上的,一定是在一定的高处的,这就决定了你和我同信仰之间一定有距离,这个距离你若想填补和跟上,就要你付出力量,这就是压力了。

 

讲到十字架,我在车子里有两个十字架(一个是纸面的印刷品,一个是木制的),我在家里的墙壁上也前后挂两个木质的十字架,我常常对着这些十字架沉思默想。我不应该只是为了要把这些信仰的表征展示给人看,当然也不是为了“辟邪”。那么,你挂十字架干吗?

 

我想,展示信主的表征是一种“自寻压力”的行为。因为你告诉了众人:你是基督徒。那么,客观上就有一把标志在对你度度量量了:你是爱主的么?你有爱心么?你有包容量么?你关怀不幸的人和哀恸的人么?你爱那位顶着炎日到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人么?

 

在某种意义上,你是代表了主,你的行为、态度、言谈、举止是与主的“颜面”息息相关的。做基督徒不是为了要自我炫耀,而是要荣耀主。

 

我不知道保罗当年有没有在身上戴一条十字架,《圣经》里找不到有关的文字。但他却明明白白的宣告:“在乎灵不在乎仪文”(罗马书二章29节),这就清楚了,他不在乎“仪文”,也是不在乎表象的东西。他谈到了“割礼”,这一个犹太民族的根深蒂固的传统,作为“割礼”,当然也是一个信上帝的表征。但在保罗看来,它仅是“仪文”而已,也即是形式而已,未必与内里相关。他认为,单是肉身“割礼”不是“真割礼”。

 

他说:“真割礼是心里的”,又说:“外面做犹太人的,不是真犹太人,外面肉身的割礼,也不是真割礼。唯有里面作的,才是真犹太人。”

 

一方面是“外面”(仅仅是形式的)的行为,一方面是“里面”(内在的、实质意义的)的灵动。一外一内,保罗肯定“里面”也即内里的活灵,不欣赏光是表面的“外面”,他真是太深刻了,他一再地指出:“在乎灵不在乎仪文”。

当然,如果保罗今天在世,他看到姐妹们胸挂十字架,他不会反对的,我肯定他会赞赏,因为他说:“凡是被上帝的灵引导的,都是上帝的儿子”;什么时候,你看到毒贩胸挂十字架呢?同样的,他看到我的车子里有两个十字架,他也不会嘲笑的,因为坦然无惧地向世界宣示:我是基督徒,这是上帝所喜悦的,而神上帝的使者——保罗弟兄,他能不喜悦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