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文摘 • 信仰杂笔二则(二)

信仰杂笔二则(二)

林佑璋

只是口才吗?

 

在教会里,常常听到弟兄姐妹们对传道人或牧者的证道多有评骘。有时叫好,但有时也略有微词。这是很自然的,也应该是好现象,它反映了信徒对信仰的追求。只是在赞好的时候,有的弟兄姐妹爱用“口才好”作评语,我想,这就有欠失了。

 

因为,口才这时候被居首位了,传道人或牧者证道受欢迎,是因为“口才好”吗 ? 我很难被“口才论”说服。

 

“口才”是什么 ?用通俗的话说,就是“很会讲话”,牧师道讲得好,只是他/她很会讲话吗 ?很会讲话的人比比皆是,并不难找,俗称“三姑六婆”的潜台词是什么? 当然是“叽哩哇啦”会讲话了;你去咖啡店坐一坐,左台右座常有一些“安哥”们三杯啤酒下肚,两眼泛红的时候,便滔滔不绝,口水比茶多了。可见,“很会讲话”不能相等于“口才好”了。

 

信徒们上教堂,不是去看“秀”,因此对牧者的表现“评头评足”是不必要的。我们听道,重要的是道。我们到教会,一是为敬拜上帝,二是为听道。其实听道也是为敬拜上帝。信徒的一生就是为了认识上帝和活出上帝,从这一点说,信徒的生命就是认识和再现上帝的再造工程。

 

不管对被“赞”或不被“赞”的牧者,我们都应该端正听道的态度,因为这是出于敬拜上帝。而且认真的信徒应该启动他在听道时的思想,尽可能与讲台产生互动;听道,只有在讲者与听者之间产生激荡交流的时候,果效才能螺旋上升的。

 

但重要的是,听者不能发挥“天马行空式”的“交流”,这里面还是要有一个本本的,这个本本,就是《圣经》了。《圣经》对信徒是重要的。

 

 

牧师的记性

 

我的记性不好,因此很佩服也很羡慕记性好的人。中国新文学的猛将,也即是写过长篇小说《子夜》的茅盾,据说背得出《红楼梦》中的一些回合; 也据说作家郑振鐸当时在场,可以见证茅老当时一口气背诵了半个小时《红楼梦》。这记性真是惊人了。

 

牧师称得上是一个“行业”吗 ? 如果是,那么在七十二行中我也顶佩服牧师了。除了敬佩作为牧养羊群的职责外,我常常告诉人,我很佩服牧师的记性。

 

一个教会,会友动辄千多两千人,单单记这群会友的名字就是一门大功课了。我就看到牧师们三两下子就能“过关”,反观自己常把弟兄姐妹的名字叫错,实在汗颜。

 

主日讲台上,牧者讲经证道时引经据点,这里抓一部《旧约》的书哪章哪节,那里又举出《新约》的书哪章哪节,当然可以参考备稿,但许多时候可以“伸手到来”,这样的记性,能不佩服么?

 

三十年前,在东陵区的一个教会崇拜,牧师也是好记性的。后来转会了,偶尔遇到,他都叫得出我的名字,这又是牧师有好记性的证明了。

 

可能,上帝拣选牧人会赐给他/她好记性的恩赐。但牧人不会把这恩赐埋在地底下的,必然加上了辛劳。不像愚钝如我,光用简便偷懒的方式,遇到每一个弟兄,只管叫:“嗨!弟兄! ”遇到每一个姐妹,只管叫: “嗨! 姐妹! ”

 

久了,把弟兄姐妹的名字都忘了,一个都记不牢。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