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文摘 • 信,还是不信?

信,还是不信?

林佑璋

♦ 勇敢的人

 

在生活中,常遇到一些非常热心的人,喜欢借着一些交谈的机会,向你讲信仰。这里说的“讲信仰”,就是“讲耶稣”。

 

不管你同意不同意他的见解,对我而言,总觉得他们十分可爱。

 

为什么?

 

第一,他们很勇敢。你想想,对一个你不认识的人,他居然可以谦卑耐心地向你说一些他认为很好的道理,这容易吗?勇敢吗?

 

第二,还是因为他们很勇敢。他们勇于向你讲信仰,勇于不怕碰壁,也勇于敢碰壁。你想想,你抓一个认知上与你完全不同的人,却要把你的认知放入他的头脑中,而且可能被骂。这容易吗?勇敢吗?

 

中国大陆过去讲思想改造,要破旧立新,就是要改变你原有的认知。改变人的思想,有时难如愚公移山。同样的,要抽掉一个旧的信仰插入一个新的信仰,其难也有如愚公移山。

 

我生平很怕碰壁,因此很拙于向人传讲福音。也因此,我十分钦佩那些敢于、勇于向人传讲福音的基督徒。

 

他们坚信他们得着的是“最好的礼物”,而且要广泛地派发这礼物给人。但不幸的,回馈的往往是硬壁和钉子,还有无尽的嘲弄。但就是这么一些人,脸不改容气不馁,常年乐此不疲,单单这一份精神,就值得我由衷地敬佩。

 

当然,他们不是厚脸皮,而是有一个爱人到底,也希望能与众人同蒙救赎的心。

 

 

不要被“辩”所困

 

我几十年混迹文化圈,文化人的特点我很清楚。因此有时听到一些文化界朋友在谈他们如何奚落向他们传福音的基督徒时,我心中不禁飘忽着淡淡的怜悯。

 

坦白说,别的地方基督徒如何我不知道,此时此地的基督徒我都很清楚,他们对信仰是毫无疑问的热诚。但他们当中有些人却有一些薄弱之点,这薄弱之点又正是被文化人所最鄙视的,即是在人文知识方面的不足。

 

文化人嘛,书读得多,因此也自认为天文地理的知识也比你多,肚子里的墨水也比你多。因此面对着一些基本上心理较单纯的基督徒时便展现他们的“辩才”和“知识”,喜欢与你争辩,把你“驳倒”了,自己便有一种“赢家”的喜悦。这些有文化的朋友当然是不信什么基督教的,他把你“驳倒”了,“辩胜”了,便有一股难掩的喜色。

 

其实,天下的信仰都不在争辩中高唱凯歌的。你书读得多,把对方辩倒了,你真理的筹码就多了吗?1865年英国科学会有一篇由617位科学家联名发表的宣告,其中一段这么说:“我们以自然科学家的立场发布我们对于科学和宗教关系的意见。现在科学界若干人士,因为探求科学真理,从而怀疑《圣经》真理及其正确性,我们对此深感遗憾!”

 

严格地说,当下的知识分子都是半知识分子,当下的文化人都是半文化人,我们有什么好骄傲的?在举世蝇营狗苟的群体中,谁能以头顶三尺的光照来行事为人,这才是最值得尊重的。可能,有些朋友有传教之勇却缺乏深厚的文化底蕴,但无碍,其勇已属可嘉,其志已属可贵了。

 

朋友,我是极敬重你的。

 

 

真理不一定越辩越明

 

在这世界,有两个话题很难谈:一个是政治,一个是宗教。说是难谈,因为稍微拿捏不准,便会朋友变敌人呢。

信仰基督教的朋友,秉着他们的信仰到处传教。因为耶稣明告他的门徒要把他的道“广传到地极”。因此,信徒秉此明训,无不尽力。

 

“讲耶稣”,如果对象是不信的知识分子,难免会爆发争论的火花。

 

过去搞社会活动,常听到一句老话:真理越辩越明。

 

现在,天下大事则是越看越“明”了:真理不一定越辩越明。讲真理越辩越明的人实在是一厢情愿,而其几近于傻子一个。在政治上,没有越辩越明的真理,只有靠枪杆子解决的真理,或说,只有靠权力摆平的真理。

 

但这是政治,我们说的两个难谈问题之一的政治。

 

宗教也难谈,只是不等于不能谈。耶稣的反对者人数极多,只是向耶稣展开大辩论的应该说“阵容”并不大。可能他们辩不过耶稣,因此只能用三言两语来向耶稣发暗箭。耶稣则以明喻暗喻、逻辑辩证,让对方为之口塞。可能,那时代的法利赛人、撒都该人、文士虽然“有知识”,但掌握的“科学知识”并不多,因此要辩的“资本”也不大,只能给耶稣“装弹弓”、抛西瓜皮和小鞋子穿,在诸计皆穷的时候,只能推出一个叛徒犹大,与罗马政权勾结,把耶稣押上十字架去了。

 

从历史上看,“辩”还是有用的,因为耶稣为他的道讲了又讲,辩了又辩,结果在加利利海边三千五千人纷纷跟了他。当然,“辩”的成功不成功则又不单靠人的能力了。在宗教的课题上,这里面有一个叫“圣灵”的力量,起的作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