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文摘 • 回家之前

回家之前

杨姿英

信主的孩子们都有永恒的家可回,这是最美好的祝福,至于回家的路,随主的一生无论路况怎样,深信主已应许牵引伴随,不必惊慌。”

 

一次办公室同工灵修会时,我们不知从哪儿开始,聊到进入永恒门槛的“善后方式”,直接说是过世后埋葬的方法。同工们不约而同的说土葬、海葬,其中一位分享她的一个家人为了节约,希望火化后把骨灰置放在家中;同工说自己宁愿奢侈购买骨灰置放处,绝不同意摆放家中这做法。

 

我是最后一个一直没有发言,没有答案的人,大家都笑我怕死。仔细想想,我不怕死,也无法怕死,因为不曾有过具体死的经历,但倒是不喜欢被病患与疗程折磨;我深知回返永恒的家,总有致死的路,至于那条路如何,我深信主手牵引每一个信靠祂的孩子。我告诉同工,我不怕死,但还不知道要以什么方式处理,目前,我不喜欢火,也怕水,因为不会游泳。大家都笑成一团,走都走了,还想到会否游泳。

 

这些日子,读到2014年有许多基督徒在许多国家因信仰受到逼迫而丧命、接到不同朋友突然罹患末期癌症的消息、还有年轻的朋友,一向身体健壮,但突然在运动中暴毙、听到去年年终一架飞机失联,有许多人带着欢欣快乐启程,预备欢度新年假期,结果都不再踏入地上的家门……

 

近日又读到有些推广环保意识的国家,采用树葬方式,可以在树林里,城市公园任何有绿化工程的地方,把火化后的骨灰埋在树下或树间,不立碑石,保护耕地林地、保护生态环境、促进社会和谐。在认识这环保意识的树葬时,发现这概念原来是非常远古的方式,古代人因居住习惯,风俗,信念的不同,采用的树葬有好些不同的方式:“风葬”、“天葬”、“挂葬”、“木葬”、“空葬”或“悬空葬”。

 

噢,呱呱落地是件大事,回家也是大事,终身有三大事,另一件是婚姻。因为有亲人住欧洲,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那里的教会逐日没落,他们许多人都承认自己是基督徒,一身至少会进教会三次:幼洗、婚礼与守丧礼。生平的日子,度过许多的生日庆典,但少有阅读圣经,听道与行道,这样贫瘠的信徒生命,教会怎么会坚固?

 

我们这里又如何?我的办公室在校园里,每当接近小一收生报名时,会在走道或电梯处遇到一些夫妇询问,教会在哪里?我们要成为基督徒……原来信徒与孩子若接受过洗礼,家长之一是会友,孩子就可以得优惠在2B期报名。信主也许可以这样开始,但还有更多的益处……从浪子的生涯转回天父赐平安与恩典的家;这一路都要经历许多的放下或拿起,甘心或不愿的挣扎。

 

信主的孩子们都有永恒的家可回,这是最美好的祝福,至于回家的路,随主的一生无论路况怎样,最终的善后方式由自己预先处理或家人代办;深信主已应许牵引伴随,不必惊慌;纵使无法释怀,也要记得在人生路上、突发灾难、弥留之际“先求祂的国,和祂的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