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文摘 • 基督徒的祷告生活

基督徒的祷告生活

林佑璋

基督徒的生活有两个重要的内容:一是灵修、一是祷告。灵修是勤读经、勤内省;祷告则是把自己摆在主的面前,亲自与主沟通。

许多信徒对祷告感到“束手无策”,会说:“我不会祷告”。

 

我们可以理解,也无须责难,因为在弟兄姐妹中,我们实在常常遇到一些很有祷告恩赐的人,他们闭上眼,张开口,便口若悬河,牵动众人的心弦。他们很有口才吗?可能他们很有口才;但是口才不是主要的,属灵的生命才是主要的。法利赛人也很会祷告,他们站在十字路口,双手向天,滔滔不绝的祷告。他们的目的是在炫耀,不是我们真要的祷告。

 

可能,有些弟兄姐妹的灵命很强,但祷告起来似乎并不“精彩“;但无碍,祷告不是作秀,祷告是你要向上帝开口说话;这时候,上帝不是作演讲会的裁判,祂只是作你祷告的聆听者、听你傾诉心声的对象,你可以结结巴巴,笨口拙舌,但只要从你的心中说出就好了。

 

   祷告,不在于你有口才,而在于你心中有话。

   这个话,有时是感恩的,是要向上帝称谢的;

   这个话,有时是诉求的,是要向上帝求助的;

   这个话,有时是悔恨的,是要向上帝求饶恕的。

 

我们日常的祷告,常常只是求,求这求那、求平安,有病求医,考试求过关,失恋求安慰。我们求的多,诉(心声、心曲)的少。太偏了吗?是有点偏,但我们都是凡人,都是小人物,都是主软弱的子女,我们无奈,在这世上,我们有太多的苦难,我们能不求吗?

 

难怪有人说,我们什么事都可以向上帝祷告,这句话恐怕也可以推敲推敲。我有一个外甥,他说他每次找泊车位而不可得的时候,他便祷告主,求主赐一个车位给他,据说倒很“灵验”。这是他的经验,但我对这样的祷告实在很不以为然,为什么?因为我有一个主见,就是不赞成事不分大小都来“麻烦”上帝。上帝诚然是全能的,但是,我们是祂的子民,祂要我们人类管治天上地下的万物,祂赐给我们一定的能力、一定的智慧;如果你凡事都要求祂帮你,你觉得这是上帝造人的原意吗?那个忠心的管家抓着主人给的五千元最后又赚了五千元,他怎么投资的?是每事都要问吗?都要向上“求问”吗?当然不是这样。

 

也许,这是一个很大胆的设想,弟兄姐妹们或许有不同的意见,但是可以从圣经文本上作多方面的思考。

 

圣经里有多处描述耶穌的祷告,情真意切、声泪俱下,读了动容。其中在马太福音6:9,祂为我们作了一个典范的祷文:“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父的名为圣。愿父的国降临。愿父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父的,直到永远。阿们!”

 

看,主的祷文已经把天底下万物、人生诸般的需要、世间万种的逼迫和灾难都概括尽了,然后万事归宗、万本归源,至尊、至高、至圣的上帝的国度、权柄、荣耀成为重中之重,核心之核心。

 

看得出,主耶稣要我们从更大、更广、更高的层面进入与上帝的交通。我想,这恐怕是祷告出发点的“宏观角度”,是有别于我们习惯上的只从个人的“微观角度”出发的祷告。

 

也因此,主耶稣殷殷的劝导我们:“你们需用的一切东西,你们的天父是知道的。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所以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太6:32)

 

我们这些小子啊!我们的软弱主岂不知,只是主更加期望我们的,是主祷告中要把主的国和主的义摆在首位。主的国在天上,但主在祷告中说“愿父的国降临”,“义”的完全肯定是伴随着主的国确立的。但上帝国在地上数千年的拓展,岂能没有义的存在与立足么?

 

今天的世界,魔鬼撒但的作怪数不胜数的,地上的百姓所遇到的千灾万难日日加添。作为当下的基督徒,我们在每日祷告中既可以为自己的需要求主的恩典临在,更应该在祷告中不忘今日世界的灾难、百姓的受苦。

 

求主垂听、求主怜悯、求主拯救。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