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文摘 • 当转眼仰望耶稣

当转眼仰望耶稣

默想马可福音9:2-9

何威达牧师(博士)

五幕剧中的两把对立声音!

 

马可福音以五幕剧叙述主耶稣的登山变像:

【一】登山(9.1上)

【二】耶稣在山上变像,以利亚和摩西出场(9.1下-4)

【四】耶稣恢复原貌,以利亚和摩西离场(9.8)

【五】下山(9.9)

 

第三幕则出现了两把对立声音,先是彼得建议,后是天父回应(9.5-6, 7)。

 

从登山到下山,从变像到恢复原貌,从以利亚和摩西的出场到离场,位居中央的第三幕那两把声音——彼得建议和天父回应——是五幕剧的转捩点。

 

比较这两把对立声音,显示我们身为门徒,原来在两方面仍需成长……              

 

成长方向一:不能再听从任何人,只能听从上帝的爱子主耶稣!

 

“这是我的爱子,你们要听从祂!”

 

云彩走了,门徒立刻“周围观看”,结果“不再看见任何人,只见耶稣同他们在一起。”以利亚和摩西不知道何时不见了,全都走了。

 

彼得在惊慌下建议要为耶稣、摩西、以利亚各搭一座棚;但这想法完全被上帝否决:“这是我的爱子,你们要听从祂。”

 

彼得虽在六天前曾宣认耶稣为基督(8.29),却在山上称耶稣是“拉比”(9.5),暴露了他对耶稣的了解仍属肤浅。门徒彼得,你怎能只视耶稣为尊敬的拉比,仅此而已?!

 

天父因此明言:“这是我的爱子,你们要听从祂。”

然而,对彼得这位犹太人来说,摩西和以利亚代表着旧约历史上两大属灵巨人,曾经何等靠近上帝……

 

摩西曾在西奈山上面见上帝,手拿上帝亲手写下的十诫,脸容反映上帝的圣洁光芒,是名副其实的神人。以利亚曾在迦密山头单挑四百五十名巴力先知,他的祭品亲蒙上帝天降圣火所悦纳,他更在西奈山上听闻上帝微声,同样是名副其实的神人。

 

说句公道话,假如我是彼得,难道就不会将他们几乎和耶稣看齐吗?我不再认为彼得肤浅,认为自己必定比他强。

 

事实上,当我静思自己的人生,发现过去和现在常有一些人在我内心和主耶稣争王夺位……

 

谁是我过去的以利亚和摩西?二十多岁时曾有一位年时稍长的主内兄长,他在那段日子是上帝赐予的生命导师,前后影响我达十年之久。

 

他对我的影响日大,到后来,他所说的,我都会听。那时候的我当然是真心相信耶稣,但我每次遇到挣扎就找这位弟兄,迎向问题就询问他,不知不觉已把他的意见直接看成是上帝给我的答案。若非在1989年底来了新加坡,实在不知何时才会开始独立成长。到今天,这位弟兄仍是我的良师益友,我感激他,但我知道自己已能独立跟随主耶稣。

 

谁是我今天的以利亚和摩西?妻子和女儿?卫理公会会督和会长?神学院院长?我的学生和会友?……

 

我发现自己虽然相信耶稣是我主,但也很在意某些人的看法与期望,原来以利亚和摩西可以不同方式出现在我的生命中。

 

谁是你心中的摩西和以利亚?

 

“这是我的爱子,你们要听从祂。”

 

宣认主耶稣是上帝独生爱子是一回事,在现实生活中坚持单单听从祂,说实话,常常是另一回事,是时刻的考验。

 

容易吗?不容易,但主恩够用。

 

成长方向二:宣认并跟随“甘心软弱”的主耶稣,因祂真是上帝爱子!

 

“这是我的爱子,你们要听从祂!”

 

云彩走了,门徒“只见耶稣同他们在一起”(9.8),但此刻和他们一起的耶稣已毫无光芒,平平无奇……

 

“我们在这里真好!我们来搭三座棚吧……”(9.5)

彼得想方设法要永远保存山上的灿烂荣光,但他的想法再次被否决,纵然长居山上,耶稣的荣光也已一去不返。

 

对彼得这位犹太人而言,以利亚是旧约史上不用经过死亡之人,摩西在后来的传说中也逐渐被视为不用死亡之士。要将能力和软弱并放,实在困难,何况是羞辱和惨死。

 

“这是我的爱子,你们要听从祂!”

 

只是眼前人已非超凡圣子,仅是平凡耶稣,对当日的彼得来说,要全心全意听从祂,绝非易事。

 

当门徒带着混乱心情下山时,平凡耶稣终于讲话了:“人子还没有从死人中复活,你们不要把所看到的告诉人。”(9.9)

 

平凡耶稣绝口不提自己是上帝爱子,却用了暧昧称号:“人子”,再次如六天前提到“从死人中复活”(8.31)。

 

荣光隐藏在“人子”称号下,平凡耶稣坚持逐步走向软弱、凌辱、惨死。

 

耶稣最终确实复活,但必须先经羞辱、痛苦、惨死;我们要听从的,正是坚持平凡软弱和必须惨死的耶稣!

 

重温事奉岁月,我发现我所宣认的主耶稣在多数的日子一再选择在世人(甚至我们)面前软弱无力。

 

我不是说多年的事奉从没遇上微型复兴、多人突发热心,聚会人数突然激增,甚至一定程度的神迹奇事。但我经历更多的岁月,却是疲倦而没果效,努力劝告但换来误解,某人仍然执意离开了主,拼命祷告仍看不到和解。

 

还记得有位基督徒姐妹曾带着眼泪质问:“主耶稣如此大能,为何不能阻止我心爱的丈夫自杀?为什么?”我知道怎样回答都无法满意,因我当时也在问“为什么”。

 

十年后再次遇到这位仍深陷伤痛的姐妹,仍然问我同样问题,我仍没法满意回答,因我有时仍在问“为什么”。

 

最近有人问:“主耶稣那么有能力,为什么容许那么多来自同一间教会的信徒死在同一架坠毁飞机上?整间教会呼天抢地,主耶稣,为什么?”

 

我知道怎样回答都无法满意,我也在暗问“为什么”。

 

我当然希望每次祷告后主就立刻彰显权能解决问题,但很多时候祷告完了,问题仍在,疾病没好,挣扎不断,我们只能怀抱无数的“为什么”,选择信任上帝,继续忠心跟随主。

 

我当然希望内心完全干净,彻底得胜,充满主爱,但事实上我要承认自己是软弱的,仍需谦卑求怜悯,仍需靠主恩与内心各种人性私欲时刻恶斗,和其他背负伤痛残疾的门徒一起跟随主。

 

在这重视权能果效、拒绝平凡挣扎的世界,我们是否因主已复活升天掌权就理所当然要求教会处处以强者姿势彰显世间?

 

“这是我的爱子,你们要听从祂!”

 

身为门徒,我们需要无怨无悔宣认“甘心软弱”的主耶稣确是上帝爱子,天天背起自己的十架听从祂,以祂的受苦受死成为唯一生命道路。

 

容易吗?实在不容易,但我坚持主恩够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