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文摘 • “快听”与“ 慢说”

“快听”与“ 慢说”

林佑璋

近年,很流行“心灵鸡汤”这个词儿,说的大抵上是有关性情陶冶之类的启迪文字。其实,这一类的文字在圣经中是早已有之的了,这绝不是为了“溢美”之故。在我们认为极其浩渺的太空世界,不就有一些天文学家在破解了外太空的一些星际现象后回过来印证了圣经内可与之挂钩的只言片语么?

 

作为社会性的人,在人际交往中的“关系学”,在圣经上也常常亮光闪烁的。我们如果有心条分缕析,恐怕也可以分门别类编出一本人际关系的修养书呢!

 

近日翻开圣经,雅各书中1:19的一句话再次跳进眼球:“你们各人要快快地听,慢慢地说,慢慢地动怒。”

 

这就涉及了我们在生活中如何与人相处与沟通的指导性的真理了。

 

除非哑巴,我们每天都要说话,我们说话免不了有对象,也即是有“听话者”。除非对方是哑巴,否则也必然会有回应,这时候,对方也成为“说话者”;我们又变成“听话者”。这么一来一往,双方都是双重角色:一时是“说话者”,一时是“听话者”。人际关系中的沟通,便如此这般的建沟起来了。

 

我们常说,人最难接触。这个难,难在当别人说话的时候,我们怎么听; 而当我们说话的时候,我们又怎么说?

 

雅各书说: 听的时候,要“快快地听”,快快地听,不是爱听不听,不是似听非听,不是敷敷衍衍地听,而是认认真真地听,而是安安静静地听。可以肯定,这是指我们听道时应有的态度。

 

听道,不能不认真了,认真,不能不安静下来的了。所以,认真与安静是在听道的时候必不能缺的。听天国的道,要渴慕,如鹿切慕溪水。这就如中国的一句成语所说的:“如饥似渴”了。这是面对真道时信徒应有的态度。

 

但是,如果在生活中,在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沟通中,当然要有必要的灵活性。因为日常人际接触中的对话,充满着许多的偶然性、不确定性、杂乱性,还有零碎和随意的特点,在这种对话的语境中,当然无须“正襟危坐”如听道时的严肃了,这就另当别论。不在雅各书中所说的“听的原则”了。

 

所以,“快快地听”,在听道与日常闲聊中要“有序”和“有别”的。这是不说自明的常识了。

 

雅各书又说,说话要慢慢地说,在这个层面上,“说”的涵义恐怕要比“听”的范围更广了。

 

“慢慢地说”,一个“慢”字,提醒我们,我们在与人沟通时,不要打岔、不要抢话、不要忙着插嘴、不要“只要我讲,不要你讲” 。这类的人,有的出于性格的急燥;有的则是自视过高,自以为是,认为我的道理第一。因此,只要你听我,不要我听你。

 

听话的艺术与说话的艺术,雅各书都告诉我们了,但这八个字做起来很难。为什么?又关系到另一个问题了,即是人的“知”与“行”的矛盾,认识与实践的矛盾。

 

孔夫子有一句话:“吾日三省吾身”,孔夫子当然不是基督徒,但他这句话值得我们众信徒参考的。耶稣说我们眼中有“梁木”,会遮住我们的视线,看不到别人也看不到自己,这个“梁木”不除去,我们会变成半个瞎子的。因此,我们须要每天一省、二省、三省我们自己的思想和行为了,这样,我们才能把“知”和“行”的差距拉近,进而争取可能的结合。

 

这样,听话也好,说话也好,道理上我们前者要“快快地听”,后者要“慢慢地说”,但我们若没有自省、反省、自知、自明的能力,一切也就枉然了。

 

弟兄姐妹们,我们真要为能实践好“知”与“行”的矛盾好好地祷告求主加添力量了,主必以马内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