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文摘 • “见而信之”与“未见而信”

“见而信之”与“未见而信”

林佑璋

基督徒是一个有极大信心的群体。整本《圣经》就是这个空前信心的建立过程,这个千年信心的建立,是不住地经受考验的。但它至今屹立不倒,成为“信望爱”的牢固根基。

 

这个信仰,不需要靠特定的“实体”代以呈现,不需要靠“因时因地”来进行什么“修正”和“调整”。一本《圣经》,两千年不变,管你时代如何风吹雨打,“圣经就是圣经”,不需要七修八补,投人喜好。

 

你说女性怀孕需要男人的精子吗?没有人说不需要,但《圣经》却理直气壮地告诉我们,马利亚受圣灵感孕;历代先知不需要为了“合乎逻辑”而对这一则历史进行什么“合乎时宜”的修正。

 

耶稣行神迹奇事,驱鬼逐邪,叫盲者启目,瘸腿行走,麻风病愈,以及拉撒路死而复活,这连串的奇迹,耶稣行了。别忘了,当耶稣行这连串神迹奇事的时候,那个时代是有医学的,是有医生的。在路加福音5:31就提到了医生说:“无病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可见,那是一个有医学存在的时代,但耶稣一边提醒人们,有病应寻医之外,又眼看着漫山遍野的有需要的人群,不由得心生怜悯,行了医治的大能。

 

有名的怀疑主义者多马,怀疑得极有道理,他一定要证明。耶稣明白人的内心,终于满足了多马,叫多马服服帖帖地信了。耶稣时代的百姓是有幸的,因为他们在诸多的神迹奇事的面前看见了,服了。我不知道,像多马这位仁兄,如果耶稣不让他看见和摸他手上的钉痕,那么,他最后能信吗?可能,他逼于无奈,反正你们众人都相信,我姑且也信吧!但这么“姑且”一下,当然还是充满许多的猜疑的。但我相信,不管你是如何地疑神疑鬼,像多马那样的人,他与耶稣同时代,起码也见过耶稣所行的神迹,如赶鬼驱魔、医瘸治瞎、还有五饼二鱼供五千人吃饱,这一切都已足够多马去疑转信的。当然,恐怕要有一段时间。多马看到了耶稣的钉痕,立马便信,否则,就让他再走二里路吧!保证他也得信。在天底下诸般的宗教中,万教万宗都知道人的弱点,就是要“看见”,然后才会信。因此诸教之中才有了门类诸多的“偶像”。满天神佛都不妨为他们立像塑神,这样,让众人有“凭据”、有“见”,心便踏实了,便容易去信。连摩西的助手亚伦,也敌不过众百姓就是要有看得见的“神”,造了一尊金牛犊,说这是神了。因为百姓就是要看得见,要摸得着,你不让他们看得到、摸得到,他们就不信。

 

华人的“神像”不外两类:一是威严,一是仁慈。神有神威,便有吓唬的作用;神有仁慈,便有“亲和力”了。这样看见了,人们的内心便产生作用了。信上帝是一个异类信仰,从来没有人见过上帝,因此也从没有哪一个“神像”、“神物”像上帝。就连摩西,恐怕最有福气与上帝面对面了。但是,从圣经看,摩西登上了西乃山,但肯定还无法看到上帝的荣光,因为圣经说,摩西上山见上帝的时候,山上有云彩遮盖,“西乃全山冒烟,因为耶和华在火中降于山上,山的烟气上腾,如烧窑一般,遍山大大的震动,叫声渐渐的高而又高”。随后说,“耶和华召摩西上山顶,摩西就上去”。但随后二者有否面对面的相见,圣经语焉不详了。

 

因此,上帝的荣光是一个谜,无人见过。因此世人也无从雕刻上帝的神像。当然,上帝也坚决反对人造的神像,因为祂一而再,再而三地警戒世人:不可雕刻任何的偶像。

 

基督教不是一个靠特定的什么“神像”来“施威”或“施恩”行遍于天下的。这是一个极其有信心的信仰,它就是踏踏实实地劝你信,而且直言不讳地说:“你因看见了我才信,那没有看见就信的,有福了。”(约20:29)。进一步讲得更深刻了,耶稣说:“看见你们所看见的,那眼睛就有福了。我告诉你们,从前有许多先知和君王,要看你们所看的,却没有看见,要听你们所听的,却没有听见。”(路10:24)

 

见了,相信了,不出奇;未见,却相信了,这就大大的“出奇”。从“见而信之”到“未见而信”,这是一个信心的大工程,也是每一个基督徒生命的大转折。希伯来书有一句话讲得十分抽象却也十分的有“底气”,说的是,“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11:1)

 

“所望之事”与“未见之事”,停留在思维上是处在“虚”的层面,但信仰却给之提供了坚实的根基:“实底”、“确据”。正是这结实无比的话概括了天底下一切基督徒信仰的磐石和坚实的根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