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杂文二则

杂文二则

林佑璋

请人尝一口蜜糖

 

我有一些有“学问”的朋友,很喜欢辩论,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有学问嘛。因此,他们每每遇上传福音的基督徒便喜欢摆开龙门阵,准备好出招接招的架势。一旦把对方“驳倒”了,便沾沾自喜,洋洋得意,好像摆平了钓鱼岛的争端似的。

 

而站在另一方的人呢?虽然撒出了种子,也无预期收割。而且撒出的种子可能是落在石头上、荆棘里,但都永不言倦,再找第二个去了。他们坚信“一夕痛苦哭泣,早晨必有欢呼”。

 

喜欢把人“驳倒”的人,可能自己发现自己的“知识”还是蛮有用的;被对方“驳倒”的“凭爱心讲诚实话”的人,若是没有气馁,很好,要感谢他所信靠的主;但若因此也有几分沮丧,看来又大可不必。因为他们所走的路是一条“苦路”的延续:只有窄而绝不是宽。

 

其实,从知识的层面说,我们的人类已经到了“全知全识”了吗?我想,连“半知半识”都不到,我们骄什么傲呢?我们有什么了不起呢?客观地说,我们“凭爱心说诚实话”的宣教朋友,你们的知识也与他们都在一个相差无几的境界。你们只不过受到爱心的感动而勇敢地去向人传讲爱的信仰罢了。起码你们发现,你们手中的这杯水是蜜糖而非毒汁,因此你们才到处要人品尝一口蜜的甜美。

 

因为这样,我想,这些手捧蜜糖到处向人介绍这水价值的人,完全用不着太过“被动化”。我们不需要跟着别人到处兜着转,那些喜欢“驳倒”你的人有时会喜欢用一些天文知识来向你炫耀,有些喜欢用一些物理学、生物学、化学的知识向你炫耀,有的人喜欢用一些东西方的文学知识来为难你,我们不需要随着他们的魔笛起舞。只管集中在你手中的蜜糖吧!客客气气地劝他舔一口。

 

传福音,不是要去参加大专学府辩论会,也不是要去比知识、论学问的斤两。论到知识学问,我们今天的人到底掌握了多少把开启的钥匙呢?凡人都如此,基督徒也如此,因此,我们不要靠“辩”去传福音,只要靠“信”便是了。

信?是的,还有望,还有爱。对么?

 

什么叫“文化基督徒”?

 

什么时候,常听到“文化基督徒”这一身份标签。开始觉得很突愕,以为在这后现代,新词喷涌而出之际,这只是一时“时兴”的现象。但看来,似乎有些“定性”呢。不但在海外的华人世界,就连在中国境内,也不时在阅读时会亮过这么一个奇异的名词:“文化基督徒”。

 

开始的时候,心想,这是指那些“有文化”的基督徒吧!可是,后来又想,那么,是不是有没有文化的基督徒呢?当然不能这么说了。基督徒可以分“有文化”与“没有文化”的吗?我想基督徒若听到你讲他没有文化,他一定要跟你拼命呢!

 

那么,为什么我们要给一些“有文化”的基督徒加标签“文化基督徒”呢?我们给“文化基督徒”打的分数是“合格的”基督徒呢还是“不合格”的基督徒呢?若是“合格”的基督徒,那为何需要把一副词加在特定的名词之上呢?如果这是需要的,那么,我们是不是也需要有“商人基督徒”?“学生基督徒”?“演员基督徒”呢?“房地产经纪基督徒”呢?这很“深奥”,我不明白。

 

文化基督徒,这可能是想标明这一类的基督徒在灵性上尚有不足或尚有不“专”吧?那么,偏向文化难道就是缺失吗?我曾经接触过一些在中国大学任教的学者文化人,他们没有归依基督教,但说起基督教却十分敬重,他们甚至把研究基督教当成是他们的专业,而且其专极专,专到有专题的研究和专书的论著,他们甚至坚定地肯定基督教的信仰意义。我参加过他们在上海举行的一个基督教研讨会,主席在最后一天的结词末尾还表示:“我们为大会的成功感谢上帝”。这个主席不是基督徒,他压根儿只是我们说的“文化基督徒”。

 

从基督信仰说,上帝造万物,既是万物,文化必当是其中之一。对文化,我们要善加爱护、善加应用、善加占有,而且善加深化。这是一块上帝手造的禾场,他交托给我们周围的“文化基督徒”,你还有理由偷偷地加以嘲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