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讯》 - 2022年9月

基督徒对于废除《刑事法典》 第377A节条款的回应

CAC News_web posts_377A repeal

李显龙总理在今年的国庆群众大会中公布了有关《刑事法典》第 377A 节条款将被废除的发表,男性之间的性行为将不再视为刑事罪行。李总理也强 调政府将会维护现有一男一女的夫妻婚姻制度。政府将修改宪法保护婚姻现有的定义,不让它在法庭上受到挑战。1

我们要重申新加坡卫理公会的立场并未改变,2 正如卫理公会《社会准则》3 和基督教全国教会理事会(NCCS)之前的声明所述。4

参与公共政策为促进公共利益
虽然我们对婚姻,教育和宗教自由的立场与其他有或无信仰背景的群体是相同的,但教会仍因为评论与法律有关的事项而受到批评。有的则指控基督徒怀有不良的企图,要将基督教的道德信念立为律法。也有的人诠释任何想将婚姻的传统观念立为宪法的举动为削弱刑事法典本身世俗的特征。不过事实并非如此,其中的关连性并非由一方促成。政府有意将婚姻的传统定义载入宪法内,不代表此决定是取决与宗教论据。

只有国会享有颁布法律的责任和权力。但是,有如其他人民和本地社体,基督徒以及教会也有同等的权力和责任来表达任何涉及我们国家和社会福利事项的关注。我们发表的文告是由一个基本原则为依据:就是要促进新加坡社会的公共利益。基督教神学在指导教会如何倡导政治论据引向提升社体利益有着翔实的传统。为此,基督教信仰并不提倡任何政治议程。反之,它促使我们体现出我们对生活和未来的关心。我们敦促政府采取的保障措施不是因为我们要保全基督教的道德观念,而是为了社会的福利。

教会本身不相信个人主义,可从查尔斯·泰乐等社会学家所评论的“单子性质的个人主义”为列。5 根据这观点,人类繁荣的标准可用来判断法律和公共政策的合宜性。反之,我们相信人类繁荣的愿景与个人选择和利益不同,但也不否认个人意识的存在。每一个制度的存在,无论是婚姻、家庭或学校,都是为了提倡公共利益。我们之所以恳请政府考虑在这些领域采取保障措施是基于我们的道德信念和所带来的公共利益。

我们敦促政府采取的保障措施不是因为我们要保全基督教的道德观念,而是为了社会的福利。

这个明显的区别是极为关键:我们相信针对公共利益的政策最终对所有人有益处;反之,并非每个以个人自由为本的选择都对公众有益。我们公开发表声明不是企图强制某个基督教道德观念。而是希望在这样积极的对话中分享彼此,基于共同的道德观点下,对公共利益的不同看见。我们的社会含有不同看法和所强调的论点,但很明确的是,按理,我们是无需认同于某一个宗教,才能赞同以上更广泛的关注事项。

作为基督徒,我们既不需要特权,也不需要一味附和。我们对宗教或世俗的宗派主义都不感兴趣。 我们相信上帝赋予我们责任为我们的国家提倡公共利益和谋福祉。为了所有人的益处,我们致力参与公众对话。这种美善交往的愿景 – 一个真正共同的益处 – 是激励我们参与讨论影响公共利益之实质性本身的主因。

基督教的人类繁荣观可能与其他人所持有的理想或优先事项不一致。我们也不宣称自己是唯一知道什么是对社会有益的裁決者。教会即不是国家舞台上唯一的参与者,也不想如此。我们也不否决他人表达观点和想法的权利。然而,我们强烈反对任何将基督教信仰错误描述为不良歧视的企图。此外,我们还关心在我们分享政治信念的权利可能会被剥夺,因为我们的信念有些可能来自于基督教信仰(但也未必局限于此),因为被视为不该跨入政治领域的理念。正如我们卫理公会《社会准则》所言,“我们相信达成共识有助于促进社会的和平与秩序,提供健康环境,让各种意见,在公平和透明的情况下互相交流;然而,只有在人们获得足够和安全的渠道,可以进行有意义和诚实的参与讨论,而不必担心会遭到报复的情况下,才能达成共识作公平有效的决策。”6 我们如何参与对话和公共论坛,即使一开始处是被反对的一方,也与我们所宣告有着同等的重要位子。

因此,我们肯定政府的呼吁要相互容忍和保持克制,避免极端的要求。我们也认同有必要保护我们能和睦共处的能力并为彼此提供援助。

我们不会遗弃任何人于变幻莫测的欲望和经历中。我们要重申的是:卫理公会教会是开放给每一位的。

废除《刑事法典》第 377A 节条款:卫理信徒当如何回应
我们承认我们需要彼此扶持这一点与卫斯理运动所看重的“社会圣洁”息息相关。因为我们是在群体中追求和得着圣洁的生活,而不是要与社会隔离。我们的教会欢迎所有面临性取向挣扎的人。真实的自由不是在实现个人主义中得着,而是使我们的欲望更贴近我们创造主的设计。我们不会遗弃任何人于变幻莫测的欲望和经历中。我们要重申的是:卫理公会教会是开放给每一位的。

卫理公会伦理学家保罗·拉姆齐(Paul Ramsey)的提醒是明智的:“让教会成为教会,让法官成为法官。”7 圣经教导我们这个世界的希望不是建立于立法或公共道德,而是在基督里将临的新创造。我们不是期望上帝拯救世界的计划是通过人类的理性、正义的追求、人权的斗争,甚至是我们人为的努力使世界稳定和美好,虽然这都是重要 的。然而,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中,我们顺服上帝赋 予合法政府权威和判断的方式,作为审判的途径。 我们不会通过强硬的手段或哗众取宠影响世界接受 我们对公共生活的愿景。

卫理信徒针对公共事务不仅勇敢发声,更是赋予社会关怀行动。8 对于《刑事法典》第 377A 节条款相关的进展,一个卫理信徒诚恳的回应既不是单单宣告我们的道德立场,也不是仅仅尝试影响政府将我们的道德异向或政治目标实现化。基督徒通过爱我们的邻舍来爱上帝的呼召依然存在。卫理信徒必须借着圣灵的帮助,为世界竖立一个充满爱的社区的楷模。无论哪类性取向,我们都很乐意帮助人们看到自己在上帝面前的神圣价值。我们也有责任以爱和援助来环绕所有人,让每个人在上帝面前忠实地生活。

第 377A 条文何 时废除,也不会是世界末日。

关于废除第 377A 条文的课题、保护婚姻、和法律的其他方面虽然至关重要,值得我们关注和表态,但毕竟不是我们的优先事项。第 377A 条文何时废除,也不会是世界末日。上帝是全宇宙的至高者,历史的弧线坚定地向祂的宝座延申。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呼吁所有卫理信徒诚心为每个参与讨论者祷告,无论是政府、国会议员、社区利益相关者、 倡导团体和本国的所有居民。

在所有事情上,在我们对他人爱的具体表达中,我们都效仿及领受上帝的恩典和爱。让我们不要厌倦行善。我们对第 377A 条文课题的关切,是我们表达爱我们邻舍的方式之一。当这场辩论尘埃落定时,但愿新加坡卫理公会在针对可能废除第 377A 条文的课题上给人留下的印象不是我们应用强势的手段以达到目的,而是我们忠实回应上帝圣爱的信念。但愿那属性与名字是爱的上帝帮助我们借着爱我们的邻舍来爱祂。

1 https://www.todayonline.com/singapore/ndr-2022-section-377a-repeal-constitution-1974206
2 https://methodist.org.sg/what-s-happening/789-mcs-response-to-repeal-of-section-377a-penal-code
3 https://methodist.org.sg/images/mcs/pdf/methodistsg-social-principles-2020.pdf
4 https://nccs.org.sg/wp-content/uploads/2022/08/NCCS-Statemt-on-Repeal-of-S377A-20220821.pdf. See also https://nccs.org.sg/wp-content/uploads/2022/03/NCCS-Response-to-Minister-K.-Shanmugams-parliamentary-speech-on-the-Court-of-Appeal-Ruling-on-Repeal-of-Section-377A-.pdf, or https://nccs.org.sg/wp-content/uploads/2018/09/NCCS-Statement-Retain-377A.pdf
5 See, for example, Charles Taylor, Sources of the Self: The Making of Modern Identity, 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89.
6 Methodist Social Principles, “The Sphere of Politics”, §1c.
7 Paul Ramsey, Who Speaks for the Church? (Nashville, TN: Abingdon, 1967), 157.
8 Ryan Nicholas Danker, “Early Methodist Societies as an Embodied Politic: Intentionality and Community as a Wesleyan Political Vision”, in Exploring a Wesleyan Political Theology (Nashville, TN: Wesley’s Foundery Books, 2020), 65.

This article was published in English in the September 2022 issue of Methodist Message (methodist.org.sg/methodist-message/christian-response-to-repeal-of-section-377a-of-penal-code).


吴俊强牧师 (博士)

卫理公会盛港堂

许加顺牧师 (博士)
巴克路卫理公会

Both writers received their PhD degrees in Theology and Religion from Durham University, UK and specialise in Christian ethics.

Share

Leave a comment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