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讯》 - 2021年3月

洗礼的历史

Photo by Josh Applegate on Unsplash

Photo by Josh Applegate on Unsplash

大家或许都熟悉我们洗礼时,不论是用滴水、浇灌或浸水礼,当中所使用的,那提及三位一体上帝的礼文。我们也晓得这入会礼仪,是效法耶稣本身所受的,那施洗约翰的洗礼。但洗礼是怎么成为教会的圣礼之一呢?

毋庸置疑,初期教会已经开始以洗礼作为入会礼,象征一个基督徒信仰生活的开始。众学者(如:Jon Isaak 和楚士格)都提醒我们,新约圣经中并没有太多关于洗礼的记载。没有很多关于洗礼的教导。新约作者所编写的,更多是针对洗礼之后,当中的意义和结果。前任三一神学院崇拜与礼仪讲师楚士格,这么写道:

新约圣经对于洗礼的记载不多。也没有记录完整洗礼的礼仪。虽然当中有让我们看到了使徒时代教会所使用的礼文(“奉耶稣的名”“奉圣父和圣子的名”)… 这似乎指出按手和洗礼之间的关联(使徒行传),但新约中的论证不多。新约中也完全没有提及牧者的角色、该在什么时候洗礼、洗礼的形式、教理、受洗者的信仰宣言等。

基督的洗礼源自犹太人的传统,包括割礼,以及犹太礼仪中的洁净礼。尽管割礼和洁净礼都算是入会礼,两者却无法提供我们对于基督教洗礼的正确认识。水的洗礼,象征着透过水和圣灵的属灵重生,这样的理念就不存在于割礼之中。同时,洁净礼也无法正确地表达基督教洗礼的意义,因为洗礼的目的显然不是为了达致某种礼节上的洁净。

水的洗礼,象征着透过水和圣灵的属灵重生…… 洗礼的目的显然不是为了达致某种礼节上的洁净。

另一个更早并预表着基督教洗礼的传统,就是施洗约翰的洗礼。值得一提的是,施洗约翰的洗礼,有别于洁净礼(包括犹太人的,甚至是爱色尼人的传统),约翰的洗礼是悔改的洗礼,为要在弥赛亚到来之前预备大家。楚士格指出,约翰洗礼的地点——约旦河,是别具意义的,因为约旦河在律法上是不洁的,这也证明了约翰的洗礼不是一种洁净礼。其实,当中的“意义在于它的历史意涵,这是一个改变以色列子民的新约旦经验。”如约翰的生命和事工一样,他的洗礼预表并最终形成了弥赛亚的洗礼,圣灵与水的洗礼。正如约翰自己强调,“我是用水给你们施洗,但有一位能力比我更大的要来,我就是给他解鞋带也不配。他要用圣灵与火给你们施洗。”(路加福音3:16), 约翰的洗礼(和施工)在根本上宣告,并演绎出这新时代的开始。

在耶稣洗礼时出现的圣灵,祂在洗礼中的位置是至关重要的。就此而言,圣灵的工作也是耶稣的洗礼(基督徒洗礼)和约翰洗礼之间最大的差别。相应的,对观福音中对耶稣洗礼的记载,不单形容了发生在耶稣身上的事,也提供了我们对基督教洗礼的基本认识。换句话说,耶稣的洗礼,像我们示范的是,在洗礼中,我们将成为上帝的儿女,并得着圣灵。回想起使徒行传2:38,“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

使徒行传2:38,“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

另外,我们也从教会历史中看到,洗礼(和之后的坚信礼)被视为教会的入会礼;象征受洗者,带着归心基督的决心和信心,进入一个新的信仰群体。尽管我们缺乏洗礼历史发展的资料,我们却能够从新约作者的写作中认识到洗礼的不同意义。一直到后期,我们才能够从一些资料中认识到洗礼的发展和礼仪,包括十二使徒遺訓(第一世纪末或第二世纪初期叙利亚教会礼仪的教导,宗徒训诲录(第三世纪初的叙利亚文献),以及第二世纪护教家,殉道者游斯丁的著作。

*想了解更多关于洗礼的历史与发展,可查阅Maxwell John的作品《The Rites of Christian Initiation: Their Evolution and Interpretation》


白瑞健牧师(博士)

颂恩堂辅助圣工牧师(隶属)

三一神学院讲师

华人年议会三一神学生院牧


Share

Leave a comment

X
X